是上海对口支援的核心理念

2020-03-01 13:00

文化旅游、高原特色农业、民族手工业……上海援藏工作队通过调研,列出了一张详尽的产业扶贫清单。在西藏日喀则地区江孜县,工作队利用援藏资金,精心制作了大型原生态实景剧《江孜印迹》。总领队戴晶斌说,《江孜印迹》作为全国海拔最高和西藏首部县级层面的实景剧,对于改变“白天看庙、晚上睡觉”的旅游发展模式,促进江孜县从“交通过境地”转变为“旅游目的地”,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何欣荣)

新华网上海电(记者姜微何欣荣)8月初,40名定点组团的上海教师启程赴日喀则。除了在当地支教外,他们还将建设远程平台,使两地教研实现“零距离”。近五年来,从基础设施、教育到卫生,从政府、企业到社会组织,上海对口支援的广度日益扩展;累计投入财政资金135亿余元,力度全国领先;小到农民安居房的设计,大到扶贫产业的选择,根据当地特色“一对一”定制,服务精度不断提升。

扶贫攻坚,关键在人,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基层干部队伍和专业技术人员。只有这部分人群的素质和技能提高了,老百姓才有更多可能跳出贫困陷阱。借鉴社会治理的探索,上海在长期对口支援工作中,采取来沪办班、组织专家赴当地讲学、挂职进修等方式,努力为贫困地区留下“带不走”的人才队伍。

雪域高原上的西藏拉孜,在上海帮助下实施“智慧拉孜”项目,政府办事效率大幅提升。远在边疆的云南28家贫困县县级医院,与上海28家三级医院结对共建,培养医疗骨干。喀什师范学校内设立的双语教学研究中心,累计培训教师2000多名……

统计显示,截至目前,上海对口支援的三峡、西藏、云南、新疆等7个省区市、13个地州市,仍有贫困人口300多万人。根据计划,今年上海将继续安排资金逾34亿元,按照“聚焦贫困县、深入贫困村、绑定贫困户”的思路,全力以赴打好脱贫攻坚这场大战役。(作者:姜微

自立服务社,是云南富宁县的一家小额贷款扶贫机构。2012年以来,上海市合作交流办投入资金1000万元,协调中国扶贫基金会配套1000万元,以服务社名义开展小额信贷业务,累计发放贷款6500多万元,受益群众近4万人。

产业扶贫,贵在精准。而要做到精准定位,就要像社会治理一样,俯身倾听基层需求,激发百姓内生致富动力,形成良性循环。所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只有因地制宜发展,产业扶贫才能出实效。

和社会治理一样,多元主体的参与,大大提升了扶贫工作的效能。在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政府、慈善基金会、企业相互合作,为千余人次安装修复了假肢,一批因残致贫边民行走的渴望和脱贫奔小康的梦想,由此变成了现实。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当前,扶贫工作已到攻克最后堡垒的阶段,传统的大水漫灌、送钱给物难以奏效。坚决贯彻中央部署,上海把创新社会治理的思路方法用于对口支援,着力发挥作为国际大都市的特长和视野,真正做到“中央要求、当地所需、上海所能”。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指出:我们要始终坚持“民生为本、产业为重、规划为先、人才为要”的对口支援基本方针,更好服务于国家脱贫攻坚战的大局,更好服务于对口地区,特别是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的“十三五”发展目标。

坚持产业带动,把援助的产业资金变为可运营的资产,增加贫困地区“造血”能力,是上海对口支援的核心理念。在新疆喀什,过去五年上海投入援助资金23亿元,实施项目208个,支持四个县工业园区建成面积44.9平方公里,带动直接就业约2万人。

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的不少乡村里,往日的“一片土黄”没了。整齐划一的农家庭院里,辟有专门的羊圈、葡萄园和菜地。为方便果树生长,新建的围墙是特意镂空的———帮助当地农民发展庭院经济增加收入,上海援建的安居工程处处透露出精细实用。

智力支援,改变的不仅是技术,更是发展理念。近年来,云南省累计选派300余名处、科级干部赴沪挂职和跟班学习。从发展“末端”直接对接“前沿”,为贫困地区培育了更多经济发展的带头人、乡村治理的明白人。

免责声明:

今年5月底,上海新一轮28支医疗队全部到达云南对口帮扶医院。此前,17家受援县医院已顺利通过云南省二级甲等医院的评审。“上海医生带来的很多新技术在祥云落地生根,留下了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云南祥云县人民医院院长杨兆伟说。

“上学难、看病难,是贫困地区的突出难题,也是影响脱贫致富的重大问题。上海发挥教育卫生资源优势,以项目为抓手,推动云南贫困地区提高教育卫生水平,帮助对方‘拔穷根’。”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说。

“对口支援、扶贫协作在发挥政府主体作用的同时,还应注重引导社会力量参与。”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吴建融说,要通过发挥专项资金的杠杆作用,鼓励企业投资、志愿者服务、慈善捐助等活动,形成多元化支撑、专业化运作的良好氛围。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沪滇合作就是这样的典范。一条长江、首尾相望,上海和云南这两家“亲戚”走了近20年。除了投入逾36亿元真金白银、解决近70万贫困群众的温饱,沪滇还在教育、卫生、金融、园区管理和产业开发等方面,开展了55万人次的人才交流培训。

自立服务社是一个缩影。在上海的对口支援中,通过全市统筹、前后方互动配合,社会组织的参与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上海海惠社区民生发展促进中心和上海民政局联手,向新疆莎车县的贫困农户免费提供牲畜、农作物及技术培训;上海申彤梦公益基金会联合中国绿化基金会,在日喀则援建“申彤公益林”……“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背后有强大的‘靠山’,是上海的各区县,是各种社会力量!”不少对口支援干部感慨。

无独有偶,在云南的文山、红河、普洱等地区,上海安排援建资金建设了多个“光明石斛产业园”,采取产权归农民专业合作社、经营权交由光明石斛公司的模式,使得农户除租地、打工收入外,还增加了资产性收入。